揭秘新加坡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

2015年03月25日 18:22   来源:中国日报网

  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病逝,让东南亚小国新加坡再次被世界瞩目。那么,小国到底有多小?又创造了怎样耀目的成绩?所谓新加坡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,究竟是什么?

  有多小:乘地铁从东到西1个半小时

  据说,没有真正到过新加坡的人,是无法领会他“小”的真正内涵。而去过的人则会很遗憾地告诉你,新加坡不过是一个小城,乘地铁从东到西的时程也就1个半小时,几乎一天就逛遍了全国。

  数据显示,新加坡面积才716平方公里,而据官方统计,2014年人口才547万,其中公民及永久居民只有387万人。不过,就是这么一个弹丸之地,蕞尔小国,却成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典范。

  1963年,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。但23个月后,由于新马紧张的政党关系及华人马来人之间爆发的种族骚乱,新加坡于1965年被迫迎来了独立国家时代。那时,新加坡是一个连饮用水都要由马来西亚提供的贫穷渔村。然而,50年后的今天,新加坡已成为继伦敦、纽约和香港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,世界电子工业中心之一,全球第三大炼油国和全球最为富裕的国家之一。

  成绩单:做生意最爽 亚洲综合竞争力最强

  梳理近些年的新闻报道,你还会发现他的其他指标成绩单依然让人艳羡:

  1、《博鳌亚洲论坛亚洲竞争力2015年度报告》显示,在综合竞争力方面,新加坡居首位。《报告》总负责人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指出,新加坡的优势包括连续4年保持亚洲最高效的行政服务水平,提供了便利的营商环境;拥有世界一流的基础设施;经济增速出现大幅反弹,通胀率保持在合理区间,失业率维持在较低水平,财政预算维持平衡;具有较强的创新活力等;

  2、国际人力咨询企业美世管理顾问公司发布的2015年全球主要城市生活质量排行榜,为跨国企业向海外派驻员工时提供参考。其中,亚洲城市中,排名最高的是新加坡首都新加坡城。

  3、2014年,《经济学人》公布全球营商环境排名:新加坡做生意最爽;

  4、2015年,据《日经新闻》报道,日本经济新闻社首次实施“亚洲10国年轻人调查”。调查显示,在平均月收入方面,新加坡年轻人最高,约达36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9085元)。

  5、据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咨询公司韬睿惠悦(Towers Watson)发布的全球薪资报告显示,2014年,新加坡的高管底薪水平最高。

  成功秘诀:绝处求生与政府推动

  那么,是什么造就了新加坡经济的奇迹?

  一是,绝处求生,将新加坡打造成一个外国投资的基地。《易汇网》援引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的观点认为,对于一个没有国内市场和自然资源的小国在独立之后如何“绝处求生”这个问题,李光耀政府的策略是将新加坡打造成一个外国投资的基地,提供条件让投资者在此成功经营,有利可图。

  为此的自然选择就是建立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体制,保护财产权,对国际贸易和投资敞开国门,欢迎跨国公司来投资办厂。如今,作为众所周知的奉行资本主义法则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,新加坡是市场经济无疑。

  尽管私有的和外资的大中小型企业林立,新加坡却并不是以私有制为主导的市场经济。有研究表明,政府所拥有或控制的企业(称之为“政联公司”)在经济中占到的份额达到60%以上,涵盖制造业、金融、贸易、造船、能源、电信诸多领域。

  不过,新加坡的国有企业和其他地方的国有企业有着很大的不同,就是它们在商言商,效率至上。2003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份研究报告表明,新加坡政联公司在竞争性的商业基础上运作,并无获得政府的特别支持。尤其是,它们没有得到政府任何的优惠信贷支持。

  新加坡政联公司在市场上的成功,得益于以下四个条件:

  第一,从公司法到破产法,政联公司和其他企业适用同样的法律,在同样的市场法则之下运作,法律面前公司一律平等;

  第二,新加坡政府高薪招聘一流管理人才去经营这些企业,这一方面为精英人才提供了出人头地的机会,另一方面提高了企业的管理水平;

  第三,建立执行严格的公司治理和内控机制,杜绝可以让“内部人”钻空子谋私利的漏洞;

  第四,以严刑峻法来打击贪腐,对腐败零容忍,一经发现,必然严惩,腐败分子没有任何侥幸逃脱的可能性。

  二是政府在发展初期,采取一系列具有前瞻性的产业政策来规划经济,提供奶水“养育”,但在企业具有竞争力后又及时将其完全推入市场。在很大程度上,新加坡经济的持续成功端赖于政府推动下产业的不断升级换代。

  以新加坡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故事为例。如李光耀所说的,“1965年新马刚分家的时候,任何人预测新加坡日后会发展成为一个金融中心,一定被当成疯子。”

  但1968年,李光耀政府就开始尝试这个“疯狂”的主意,从解除外汇管制开始,建立离岸“亚元”市场(金融机构外汇及其衍生品的交易市场),逐渐将新加坡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市场和资产管理市场之一。

  为保护本地银行,新加坡政府在建国后30多年内一直限制外资银行的市场准入。

  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,李光耀感觉到本地银行家已经成为坐享保护的利益集团,“他们的表现良好,没有竞争的压力。他们希望政府继续约束外资银行,使它们不能增设分行,甚至不能多设自动提款机”。

  李光耀本人则相信,“现在该是让国际劲敌加入竞赛,以迫使本地四大银行选择提升服务或者丧失市场占有率的时候了。”

  为此,新加坡政府改组了热衷于保护本地银行的金融管理局领导层,开放银行业,撤销对外国投资者在本地银行的股权限制,并强化本地银行的公司治理。这些去保护主义的及时措施,进一步巩固了新加坡金融中心的地位。

  不过,对于新加坡的未来,晚年的李光耀曾表示很悲观。王江雨如是写道,在2013年出版的《李光耀观世界》一书中,李光耀大谈特谈新加坡走向“两党制”的可能性,并认为这会导致新加坡变成一个平凡无奇的国家,从此一蹶不振。在这本书中,他认为新加坡现有的政治局面最多再维持十到十五年,此后就会进入政治动荡的状态。他对年轻一辈也一直不抱信心,认为他们没有经历过战乱,把幸福生活当做理所当然,从而不珍惜和不努力。但是作为一个极端的现实主义者,他清醒地认识到一切都不在自己控制之下,从而展现出一种漠然和无所谓的态度。被问及对新加坡的未来有何担忧时,他说:“我不会担忧,因为我什么也做不了了。未来的一代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”(吴桂霞)

编辑:金翔义  作者:吴桂霞
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  查看所有评论
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昵称 验证码* 换一张  
热门点击